山东芙蓉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山东芙蓉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0531-66908888

地址:济南市文化西路117号山东剧院明府芙蓉馆剧场

所在位置:首页 >  新闻中心 > 记者采访 > 

海外淘金曾经一夜暴穷

更新时间:2017-06-16 17:09:58 点击数:776

 

李涛的这身打扮一派世外高人的范儿。   记者 陈文进 摄

   本期达人: 李涛(济南芙蓉馆馆主) 家访记者:张淑芬
  夜幕降临,华灯流彩。山东剧院演出大厅内人头攒动,笑声一片。聚光灯下,芙蓉馆的相声演员奉上精彩表演;聚光灯外,一位花白胡子的“老者”远远注视着这一切。他就是芙蓉馆主,姓李名涛。
  李涛砸钱办起相声园子,钱从哪来的?知情的人会说,他曾经商多年。不错,1990年代的莫斯科,对商人来说,就像冒险家的天堂。李涛当年的海外掘金经历,不像今天说说那么简单。
  想去匈牙利闯闯
 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
  花白长发束在脑后,花白胡须在前,素白大褂外搭棉麻衫,再配上宽松黑裤、圆口布鞋——李涛的这身打扮全然是世外高人的范儿。
  恍若隔世!但这种感觉只持续了一小会儿,李涛便把记者聊回到现实。他是一个谙于世事的人,话说得实在,而且带着轻松和幽默。说是“老者”,其实李涛只有51岁。1992年,他坐上国际列车准备去发洋财的时候,未过而立之年。
  1990年代初,从事自由贸易的个体工商户如雨后春笋般出现。而这一切,原本跟李涛无关。
  军人出身的父亲,当初希望小儿子李涛跟他的俩哥哥一样,参军入伍。“我也愿意,于是就中断学业,等着去当兵。”李涛说,父亲的这个决定遭到母亲的坚决反对。
  参军不成,下乡也因为年龄太小耽搁下来。再后来,市场繁荣了,李涛便小打小闹卖起了服装。一次,李涛和朋友去哈尔滨进货,发现批发市场里有些来进货的人跟疯了一样,有多少要多少。他跟旁人打听,原来这些人在搞对外贸易,把货卖到匈牙利或俄罗斯。
  当年东欧剧变、前苏联解体后,中国货物运过去不仅畅销,利润还非常可观。“在广州五六元一条的领带,到了匈牙利卖10个美金。”李涛说,几个朋友一商量,决定凑钱进一批皮衣试试运气。目标,匈牙利。
在莫斯科扛大包
  1992年,李涛他们从丹东坐上了开往匈牙利的国际列车,但他并没有到达终点,却留在了莫斯科,一留就是十年整。“去匈牙利要经过俄罗斯,列车一进赤塔站,那阵势把我吓了一跳,感觉有人要来抢东西似的,火车外面乌压压的全是人,车上的中国人拿出东西来就卖。”李涛他们傻眼了,就剩下看着发呆了。
  “哎,你们这是干吗的?”北京来的一哥们憋不住了问他们。“来卖货的。”“那你赶紧卖啊!到不了莫斯科也就基本卖完了,大家就都回去了。”
  一聊才知道,匈牙利那边情况有变,去不成了。如何是好?李涛和同伴讨论后决定:开卖。行情甚好,跑了两站,带去的皮衣就卖光了。李涛很高兴,可是他们高兴得太早了。卢布换美元,一天一个价,他们这趟跨国贸易不仅没有挣到钱,反而差点回不来了。“我们不懂行,几天后才兑换美金。因为卢布在贬值,最终一件衣服赚了不到5毛钱。”
  没钱回家的李涛只好想办法敛点货再卖了挣点钱。“吃了不少苦,还扛过大包。”李涛说,从1992年阴差阳错去了莫斯科,直到1996年才回国探亲。
  那时候,莫斯科的秩序有点乱,李涛要不停地躲避当地警察的检查、罚款。“有一种打工卡,可以一年一年地续。”他说,不管手续正规还是不正规,警察都会来查,这是他们“赚钱”的途径之一。
  当时有个市场叫ACT,是犹太商人开的,很多中国人在那里做生意。李涛回忆,一到下班时间,市场门口全是警察,“抢活”逮中国人,拿到钱就放行。
  “我被逮的次数根本就记不清了,跟警察都成熟人了。”李涛在莫斯科的住处附近有一名熟悉的交警,一次过元旦,对方说“涛,今天元旦”。李涛一听便给他掏钱,结果被对方一把全给抢走了。
一夜间变成穷光蛋
  在莫斯科呆了四五年以后,李涛积累了一定的财富,成了有钱人。但是,1998年俄罗斯卢布大贬值,一夜之间将他变成穷光蛋。那一次,很多中国商人无法全身而退,甚至再没翻身,而李涛凭着山东人“仗义”,引来了生意场上的贵人。
  “当时国内的合作厂家发过去了200多个集装箱,全是旱冰鞋。”李涛说,因为卢布大贬值,200多万美元的货全部砸在了手上,“卖得越多赔得越多,发回国内还得交税,彻底没辙了。”李涛把合作厂家的老板叫到莫斯科,处理此事。
  后来,两人一块努力总算将货物处理了一部分。“每天能收到大堆大堆的卢布,换不出去,就堆在住的屋子里。”李涛说,当时俄罗斯有个规定,卢布兑换美元时必须按序号一张张排好。于是,他亲手一张张数出来的,换回2万美元。
  李涛把这笔钱全给了旱冰鞋厂的老板,老板想让他留点钱但被拒绝了。李涛告诉他:“我只身一人没什么大不了的,但你得养活手底下的工人。”这位老板很感动,回到广东在一次聚会上还聊起了这件事。说者无意,听者有心。当时,酒桌上有位福建老板正因为上百个货柜的服装积压在德国汉堡港,不知如何处理。他觉得李涛或许就是那把破局的钥匙。
看门大妈想吃西瓜
  “那位福建老板给我打了跨国电话,让我帮忙处理货物。”李涛说他那时本不想再干,便以帮忙的心态为其打理,结果发现对方的货物实在太多了,这忙没法帮。
  于是,福建老板跟他约定,每卖掉一件给一美元。这件事发生在1999年,当地的经济形势也在慢慢好转。在不停出货进货之间,李涛账面上的钱越来越多。到离开俄罗斯去英国的时候,福建老板向他支付了上百万美元。“还有一部分没结清”,李涛一句“不要了”就走了,还把在当地的生意资源都留给了对方。
  慷慨之人在哪儿都受欢迎,李涛在莫斯科租住的社区里,同样受到居民的认可。“不时买吃的东西,经常全楼都有份。”李涛说,一次小区里看门的大妈对他说“想吃西瓜。”李涛就跑去给她买了两个,结果楼里的主妇全出来了。原来看门大妈通知了所有人说“李要买西瓜”。李涛笑笑,直接把西瓜车叫过来:“一人一个,自己挑吧。”
  很快,居民们就把李涛当成了他们中的一员。有段时间莫斯科不太安全,他们也给李涛发个红袖章,让他参与社区巡逻。也正因为如此,那帮“打家劫舍”的小混混从不招惹李涛,碰上他扛东西回家还会主动帮忙。
大奔招来持枪劫匪
  汽车有时候就像男人的一件衣服,李涛也一样,他现在开的是一辆Jeep越野车。而在俄罗斯的时候,他先后买过两辆车:一辆拉达,一辆奔驰。
  拉达是俄罗斯国产品牌,李涛买到的那辆拉达轿车,刚到手就丢了。“用当地邻居的名字上了车牌,买回来在饭店吃了个饭,出来就发现车不见了。”李涛报了警,警察一问丢车的时间说找不回来了,“估计车已经到了白俄罗斯了”。
  后来,李涛得知,一把拉达轿车的车钥匙能启动好几辆车……
  过了大约半年,警察给登记的车主、李涛的邻居打来电话称车子找到了,不过要把车提回来,得先交2000美元。”李涛很郁闷,一辆车才5000多美元!更令他郁闷的是,那位邻居居然搭车再管他要2000元美元。
  没缘分哪!李涛直接答复那位名邻居:“这车我不要了,如果你愿意支付警方2000美元,这辆车就归你了。”
  再后来,李涛买了辆奔驰,不想却差点要了性命。那是一个冬天,他跟朋友两人开车晚上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,等红绿灯的时候被几名持枪歹徒绑架了。对方开着车把他们拉到了郊外的原始森林里,然后索要钱财。李涛他们身上确实没带多少钱,几个歹徒翻来翻去只找到几百美元和一部手机。
  “好在他们没要我们的命,把我们绑在树上走了,奔驰车也被拔了火花塞,没法开了。”李涛回忆,一筹莫展之际,骑马的巡警发现了他们。不过,骑警说他们需要到车被抢的辖区报案,那边的警察却说抢劫发生在森林,不在他们辖区……两边推来推去,李涛只有放弃,而且不止是报案这件事。
  2000年3月,普京当选总统,俄罗斯开启新的时代。莫斯科的贸易市场在经济整顿中失去了往日“光彩”,曾经的“冒险家天堂”成为历史。
  是时候告别了。李涛离开莫斯科,先后前往英国、阿联酋等地进行商务考察。“在英国做生意成本太高,啥都要交税,一动就得花不少钱。”李涛说,“阿联酋那边市场虽然挺好,但利润太低。”很显然,经历过出货快、利润高的日子,其他都成浮云。
  十年,有过卢布当床睡大觉的苦涩,曾经一无所有却又起死回生,想想枪口顶在脑门上的冰冷……李涛倦了,不如归去。
李涛小传
  李涛,自号芙蓉馆主,1963年生于济南,父亲是一位老红军。幼年时的李涛深受其父影响,对传统文化萌生极大兴趣。1992年,赴海外经商,一去十年。2002年,回到济南定居并娶妻生子。2008年,重拾儿时对曲艺的热爱,办起芙蓉馆相声园子。2010年,李涛正式拜中国曲艺四门抱艺术大师金文声先生为师,与郭德纲等人成为同门师兄弟。其子五龙与搭档高卫钧目前活跃于各大卫视娱乐节目,可谓中国最年轻的喜剧演员。


上一条 : 无

下一条 : 痴迷曲艺背后娇妻帮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