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东芙蓉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新闻中心

联系我们

山东芙蓉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

0531-66908888

地址:济南市文化西路117号山东剧院明府芙蓉馆剧场

所在位置:首页 >  新闻中心 > 记者采访 > 

痴迷曲艺背后娇妻帮衬

更新时间:2017-06-16 16:59:29 点击数:1156

 

李涛说他痴迷曲艺与家庭环境影响有关。  记者 陈文进 摄

   本期达人: 李涛(济南芙蓉馆主) 家访记者:张淑芬
  再次站在济南的街头下,李涛端详着人来车往的街头,难掩心头兴奋。十年,海外闯荡的游子终于回到家乡,而且属于“衣锦而还”的那一种,他当然准备大干一场。
  更重要的是,这座城市里有他新的牵挂——一位美丽善良的济南姑娘。他和她将携手未来的生活,当然,膝下还将添上一双可爱的儿女。
  开店不成玩收藏
  2002年,怀揣着海外打拼挣下的上百万美元,李涛回到济南。1998年以后,他回国探亲的次数就多了起来,其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后来的妻子。是时候做个了断了,李涛决定不再漂泊。
  回到济南,李涛的海外生意经能不能玩得转,还真不好说。最初,他在泉城路上开了家专卖英国服饰的店面。
  “朋友来店里直接送衣服,很少要钱。”李涛还是仗义慷慨的老作派,直到2003年非典来袭,生意没的做,只好关门收场。再后来,他在二环南路分水岭附近开了家汗蒸馆,时尚超前加上地段偏了些,最后也关门大吉了。
  “还开过饭店,但吃饭好多是记账,时间久了账就坏了。”李涛无奈地笑笑,折腾了几回也有些倦了,决定收藏古玩。
  其实,古玩是他骨子里的一项热爱。五六岁时跟着父亲串门,李涛就被人家古风古韵的家具摆设深深吸引了,幼小的心灵埋下了古老的根芽。
  早在国外经商期间,李涛就开始有意识地收藏那些流散的老物件。
  到现在20多年下来,他摆放在“空中四合院”老家具就有千余件。“当时收家具能几车几车地往回搬,一下子就花七八十万。”李涛自嘲道,一般是像地主一样出门、像乞丐一样回家,到后来妻子都不敢让他一人带钱出门了。
  用他自己的话说,藏品件件珍贵;曾经狂热,如今冷静了许多。个中原因,就得从他骨子里的另一项热爱说起——相声。
  “我是个传统文化渗透进骨子里的人。”李涛说,他痴迷曲艺与家庭环境的影响有关。
老父亲的收音机
  1963年,李涛出生于一个干部家庭。他的父亲是位老红军。50岁时喜添幼子李涛。因此,李涛的年少时光经常陪伴在离休的父亲身边;老人喜欢听戏听曲儿听相声,这对李涛影响颇深。
  “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家里就有收音机,父亲还买来手风琴等乐器,鼓励我们学习曲艺。”李涛说,在那样一种成长环境中,曲艺不知不觉就长在了心里、埋进了梦里。
  曾经商海沉浮,终归痴傻追梦。2008年成为李涛两段人生的分水岭。
  这一年,他不顾妻子劝阻,一头扎进了相声这个行当,在芙蓉街建起相声园子——明府芙蓉馆。开始,很多人以为李涛办相声园子不过是一时冲动,玩不了多久,没想到他却“越陷越深”。
  2010年11月17日,李涛正式拜中国曲艺四门抱艺术大师金文声先生为师,与郭德纲、于谦、梁宏达、刘朋(小啰啰)等成了同门师兄弟。在他的影响下,一儿一女也都学上了相声。
  往大里说,李涛希望传承老济南曲艺文化,重现老济南曲山艺海风范;往小里说,他是在追逐小时候的梦,“为梦任性”。李涛承认,如今办相声园子难度挺大。在过去,老济南曲水亭边、天桥下到处都是说书唱戏的艺人,但现在济南缺的就是像天津那样的曲艺氛围。
  “最差的时候,台下一个听众都没有。”李涛对生活日报记者说,“但我们还是坚持演出,不会懈怠。”
  道理显而易见,这事儿没钱万万不能。李涛每年为了相声要砸进去上百万元,钱不凑手就卖房卖古董。不过,钱的问题之外还有“被挖墙角”的烦恼。李涛以曲艺人的幽默形容自己的处境:前有追兵,后有堵截。
  困难往往让执着的人更加起劲,李涛要做的就是“一意孤行”。虽然经历过许多事儿,但他觉得自己的“领悟”并不彻底。
  “真正大彻大悟可能就不会有这么多烦恼了。我现在还是会操心,但我自己能把烦恼化解掉。”至于行内的一些牵绊,在李涛看来,是激发他坚持下去的正能量。
  2014年10月1日进驻山东剧院后,芙蓉馆相声园子一天天在往好的方向走。
  “现在有山东演艺集团的支持,不必担心演出租场地的问题。”他说,只要我还在,这个相声园子就会一直走下去。
四凤五龙高卫钧
  先是办相声园子,后来又正式拜金文声为师,李涛自己现在却基本上不再登台表演。
  “我希望做那个遮风挡雨的人,让演员们可以安心说相声。”他说,“有的人是徒弟养着他,有的人则是一个人养着一大家子,各有各的路数。”
  如今,除了秦玉华、张存珠、王文喜三位老艺术家,芙蓉馆里最有名气的当数五龙和高卫钧了。在2015年湖南卫视春晚上,这对“哈哈兄弟”说的相声博得观众热烈的掌声。在此之前,这俩小家伙就已小有名气,曾参加过东方卫视的《笑傲江湖》,深得冯小刚、宋丹丹等评委的喜爱。
  五龙和高卫钧同为8岁,都签约了公司,小小年纪已经有了经纪人。五龙在燕柳小学读书,高卫钧在前王小学读书。平时忙着上学,小哥俩不常见面。聊到这俩孩子,李涛引以为豪:“他们是中国目前最年轻的相声演员、喜剧演员。”
  其实,五龙不是别人,正是李涛的儿子。孩子说相声这么小就出了名,李涛怎么看?“五龙是被我‘害’了,在他没有选择能力的时候,被我带进了相声这个行当,喜欢上了,我不得不培养。”他说,“应该说,成名太早对小孩子没有好处,但事已至此,超出了可控范围,只能顺其自然。”
  五龙的姐姐四凤,空闲时也在园子里说相声。跟弟弟一样,她也是说相声的一个好苗子。
  “通过说相声能锻炼她的社交能力,待人接物都大大方方的。”李涛说,班里竞选班长,别的同学有点怯场,只有四凤敢于上台演讲,结果同学们就选她;放学路上,见谁跟谁聊,“收酒瓶子的、捡破烂的、清洁工,她都聊得来”。
  培养孩子可以顺其自然,寻找伴侣则是坚持“原则”。旅居异国十余年,在莫斯科呆的时间最长,李涛却一直是单身。倒不是没有机会认识女孩,用他自己的话说,不少美女表达过“意思”,但她们并不适合结婚。
  “接触到的俄罗斯姑娘比较豪放,喜欢自由,我还是希望娶个中国媳妇。”他说。
  命运满足了李涛的心愿,而且让他非常满意。李涛的那个她比他小十几岁,皮肤白皙,身材高挑,留给生活日报记者的印象是:清新靓丽、十分干练。
  这么说起来,李涛的情缘倒还应了那句俗话——好饭不怕晚。他是怎么把比自己小十几岁的姑娘娶到手的呢?
妻子是半个专家
  “我的帅气和才华打动了她。”李涛的话听上去像是开玩笑,但透着男人特有的一丝得意。
  两人认识,没有出现一见钟情的桥段。至少对于一个“阅尽沧桑”的男人来说,一见钟情本身就很不靠谱。“接触以后,觉得她人不错,很善良,值得交往。”在李涛眼中,他和妻子“骨子里是一类人,没有钱即使借钱也要帮助别人”。
  李涛的妻子是从山东商业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,学财会专业。现在,她的生活重心全在家庭和孩子身上。
  对李涛痴迷于相声,妻子可是有意见。“我不支持他,觉得他不干正事儿。”作为家里的女主人,她当然觉得,搞相声不仅浪费时间和精力,还浪费钱。
  说归说,做归做。“改变不了他,就改变自己。”说完,她爽朗地笑了。
  嘴上说不支持,行动上却非常支持。妻子在背后默默地付出,让李涛能够全身心地“任性”。“她天天跟着我忙活,现在也是半个专家了。”李涛开心地说,有时园子里来了新人,她不用看,一听就知道行不行。
  在相声圈里呆久了,李涛妻子说话的风格也变得幽默。“连我岳母聊天时都学会抖包袱了!”说到家庭氛围,李涛露出了轻松的笑容,“一家人就像朋友一样,没大没小的,妻子整天叫我大哥,我跟孩子们既是朋友也是哥们儿。但孩子对我们还是很尊重的,算是一个活泼、随意,又保持传统的家庭吧。”
  四凤和五龙年龄差距不大,俩人在家里少不了争执,不欢而散之后却又想着对方。
  “我都习惯了。俩人掐架的时候,我就在旁边静静看着。”李涛说着,嘴角泛起笑意……
李涛说任性
  李涛自己砸钱办相声园子,有人感叹真是“有钱任性”。对此,李涛是这么认为的——
  正是因为口袋里有了些散碎银两,才想玩爱好,这就是我说的“有钱任性”。但我的任性跟有些人的任性不同。以前认识的一些有钱人,跑到沙漠里开车,车翻了就不要了,回头跟人说“我在沙漠里又扔了辆车”。还有的给孩子零花钱,一沓一沓地给。这种任性我看不得,我希望通过自己的“任性”给后人留下些有意义的东西。


上一条 : 海外淘金曾经一夜暴穷

下一条 : 无